2021年09月21日 欢迎进入工程科技颠覆性技术专题数据库!

欧洲多个国防部门都想研发“新兴颠覆性技术”

04月29日

欧洲的多个国防部门都计划着研发一套可用于军事应用的通用型新兴颠覆性技术,尽管在这些技术是否应该用来对传统系统进行翻新改良还是要集成到下一代系统上,它们还存在分歧。

欧洲防务局研究、技术与创新部门负责人让-弗朗索瓦·里波什表示:“我们正准备敲定一份行动计划,以确定并研发出一些最具战略意义的新兴颠覆性技术,这些技术应在2021年底之前准备就绪。我们将建立一个监测与报告机制,在整个欧洲内部确认并寻求能够研发新兴颠覆性技术的合作机会,以提升互操作性。此外,在研发新兴颠覆性技术上,北约将定期审阅这些新的发现,以避免出现重复。

4月20日,欧洲防务局举行了国防研究与技术虚拟会议,让-弗朗索瓦•里波什与其他人都在会上发表了讲话。为了征求相关意见并进行修订,该计划草案目前正在该机构的26个成员国(除丹麦之外的所有欧盟国家)之间传阅。4月22日,欧洲防务局表示,其监测机制将于2022年启动。

新兴颠覆性技术覆盖的范围很广,包括纳米结构、新材料与人机仿生、自主系统、人工智能以及超高速与天基武器等。这些技术中,有很多都是由商业机构研发出来的,欧洲军方得找到这些机构并进行定制。

北约盟军转型司令部指挥官安德烈·拉纳塔将军表示:“我们目前所面临的主要挑战是目前有一些不受欧洲国防部门控制的网络技术以及人工智能等技术。我们的财政资源有限,这就给我们的敌人提供了可趁之机,能够对我们的军队甚至是公民带来大范围的不安定因素。”

欧洲国防基金(由欧盟委员会设立)研究政策部门负责人西尔维亚·凯恩斯·休伯对安德烈•拉纳塔将军的观点表示同意。5月,欧洲国防基金将正式成立。此外,欧洲国防基金的年度预算总额达10亿欧元(12亿美元);而在未来七年内,其将预留年度预算中的8%用于研发颠覆性技术。西尔维亚•凯恩斯•休伯表示:“在许多领域中,研发新兴颠覆性技术的主力军都是一些民营企业。这也就是说,欧洲的多个国防部得多和这些企业进行接触并合作,以获得自己需要的一些创新型技术。”

荷兰国防部研究与技术部负责人奥克·维内玛在会上表示,认为很快就能研发出可带来变革的人工智能技术是个“严重的错误”。他指出:“目前,要想实现这个技术还得花上10到15年的时间。我们已经启动了很多的国防研发项目,旨在与那些小型企业、大学以及民营企业进行合作,以实现这一目标。关键的一点就是——与这些机构进行合作。”

尽管如此,也有成员国在会上指出,协作研发新兴颠覆性技术并不意味着他们就能研发出适用于诸多应用的通用型技术。

爱沙尼亚国防投资中心项目负责人马丁·耶萨表示:“我们的重心不应该放在用新兴颠覆性技术来升级旧系统上,因为我们的敌人其实知道如何破坏这些系统。我们需要把重心放在研发新系统上,因为未来战斗的作战节奏意味着我们要实现决策自动化。”

对于马丁•耶萨的看法,欧洲防务局陆上系统技术项目总监马里奥·马丁尼奥仅表示部分支持,他表示:“目前,我们必须解决两个问题——人机互助系统以及完全自主化。我们想要研发出不受平台操控的系统,该系统不分新旧。”

(来源:中国国防科技信息网,作者: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朱航琪)

【关闭】